Instagram 如今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 10 亿,它创立了一种非常独特的风格:明亮的墙壁,巧妙摆放的拿铁咖啡和牛油果吐司,以及一切带有千禧粉色调的事物,所有这些都是呈现出一种精心设计感,通过滤镜和色彩校正之后,看起来极具视觉美感。

拿捏准这种风格趋势的照片在 Instagram 上大受欢迎,以至于这种摆拍方式成为了平台本身的代名词──所谓的「Ins风」,随后这种风格随着社交媒体渗透到了更广阔的世界。

即使你不使用Instagram,毫无疑问你也会遇到 Ins风的洗礼,这种弹出式的体验,很容易让人想起冰激凌博物馆(Museum of Ice Cream),或者为了打卡而设计得色彩鲜艳的网红餐厅的卫生间。

Instagram 的视觉美学是如何覆灭的

那些有影响力的大V 通常更能利用这种视觉流行趋势。有人甚至开始在通过售卖滤镜贴纸赚取数千美元的收益,这些预置的模板、滤镜和贴纸可以适用于任何人的照片。但每一种潮流都有自己的保质期,在 Instagram 上紧跟着粉色墙壁和柔和的马卡龙色火起来的是,牛油果吐司和沙滩照。

「这些照片太普通了。你可以把任何女孩的照片 ps 到那个背景中,结果都是一样的」15岁的 Claire(由于年龄的关系她要求匿名)说道:「量产的话,就毫无新意了。」

诸如 Emma Chamberlain、爵士歌手安妮 Jazzy Anne 以及 Joanna Ceddia 这些千禧一代的流量明星拿着单反相机到海滩拍照,辅以娴熟的后期技术,就可以获得完美的照片。而比他们年轻的一代普通用户大多直接用手机发布照片。

影响力营销机构 Estate Five 的联合创始人 Lynsey Eaton 说:「以前有影响力的人会说,‘哦,这又不是广告硬照’,或者只发布一些特定角度或大家都在拍的东西。而对于年轻一代,这些规则根本不适用。」

Instagram 的视觉美学是如何覆灭的

事实上,许多青少年正在想尽办法让他们的照片看起来「失真」,或者说更加 Low-Fi,低保真。Huji Cam 这款应用可以让你的照片看起来就像是用老式的一次性相机拍的,它的下载量已经超过了 1600 万次。20 岁的大学生 Sonia Uppal 说:「现在很流行在相片中添加噪点。人们试图表现得坦诚。人们上传了很多自拍照和他们闲逛的照片。」

以 22 岁的 Reese Blutstein 为例,她是一位颇具影响力的 po主。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,她发布的一系列无滤镜的 Low-Fi 古怪着装照片,吸引了逾 23.8 万名粉丝。(最近一张和她的狗狗对着镜子照的照片获得了超过 5000 个赞。)

像她这一代的许多人一样,她不强调连续两次发布几乎完全相同的照片,这是上一代大V做梦也想不到的局面。「我不怕发布过多信息。我不认为,哦,这会让我的展示页看起来凌乱。」她说,「我没有想太多。如果我喜欢一张照片,我就把它贴出来。」

对于 Blutstein 这群人来说,任何做作的东西都是不受欢迎的──就像上一代人不喜欢无修图或怪里怪气的照片一样。她说:「对于我们这一代,人们更愿意做自己,而不是伪造身份。我们试图展示一个真实的人在做一些很酷的事情,而不是试图创造一个不真实的角色。」

Instagram 的视觉美学是如何覆灭的

咨询公司 Sparks & Honey 的文化策略师 Matt Klein 也表示,他看到 2017 年末主导该平台的彩虹色滤镜正在逐渐被淘汰。他说:「我们都知道属于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我们经历了精修图时代,并深知它所传递的压力和焦虑。我们可以洞悉它。文化是一个左右摇晃的钟摆。这并不是说每个人都不再上传精修图,但流行趋势确实在转移。」

Instagram 的视觉美学是如何覆灭的

在过去的一年里,「Instagram vs . reality」的照片越来越受欢迎,因为大V们要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平易近人。本月早些时候,在选美节 Beautycon 上,Instagram 上的明星们谈到要远离镁光灯,在阳光下秀出自己的脸。

随着大家越来越多地意识到推广帖的影响力之大,美妆博主们正在试图远离品牌化的照片,而选择 po 出自己的素颜照。越来越多的账户致力于呼吁名人和有影响力的人揭开自己的面具。大V们也一直在积极地谈论自己的职业倦怠、心理健康以及保持完美所带来的压力。

「每个人都在努力变得更真实」社交媒体营销公司 Later 的内容营销人员 Lexie Carbone 说,「人们写的标题越来越长。他们在分享他们赚了多少钱……我想这一切都可以追溯到,你不想看到一个女孩站在一堵你见过几千次的墙前。我们需要一些新的东西。」

Instagram 的视觉美学是如何覆灭的

流量管理平台 Fohr 的首席执行官 James Nord 表示,他每天都能在客户数量上看到这种转变。他说:「以前对人们有用的东西,现在不管用了。有大V首次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:我如何随着品味的改变而继续成长?」

一年前,一个大V如果在网上发布一张美甲配咖啡杯的照片,她会收获很多点赞,但现在人们会选择取消关注。根据 Fohr 的数据,在有超过 10 万粉丝的大V中,有 60% 的人实际上每月都在失去粉丝。「这是相当惊人的」他说,「如果 2019 年你仍然是 Instagram 上有影响力的人,这是很难得的。」

新浪微博上@银教授的段子:

火烈鸟去鸵鸟家里玩,鸵鸟说:“哟!!什么风把你吹来啦?”火烈鸟:“ins风”

平台本身可能对这种趋势的演变负有部分责任。Instagram 最初只是一个给照片增加滤镜的纯视觉软件,现在已经演变成一个社交网络工具。

照片与故事、IGTV、gif 和视频剪辑一起争夺人们的注意力。对于许多用户来说,照片本身只是在标题或评论中发泄情绪的一种方式。

Instagram 的视觉美学是如何覆灭的

DDB 广告公司的数字策略师 Taylor Cohen 表示,Instagram 审美饱和点出现在 2018 年年中某个时候。想想 2017 年在洛杉矶大张旗鼓开放的 Instagram 博物馆「the Happy Place」,它自称是「美国最受 Instagram 用户欢迎的弹出窗」。

当它开业时,人们兴奋地支付了近 30 美元的入场费(VIP通行证199美元)。但当它本月抵达波士顿时,一下子跌下神坛无人问津。「我不会去」15岁的 Claire说,「我宁愿在图书馆前或别的什么地方拍照。」

Ins 博物馆和 Ins 墙是为了让普通人拍出高质量的照片而建造的,它们的效果确实非常好。而当此类照片在 Ins 中随处可见时,它便不再像过去那样能够引起共鸣。「你让每个人都上传这些普通的照片,所以彩虹食物的照片脱颖而出」Klein说,「正是因为大家都接受了这种美学,所以它已经过时了。我们生活在影响力超负荷的时代。」

此外,所有的完美都是一种折磨。「我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寻找一种特定颜色的墙」Sarah Peretz说,「在我的生活中,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的就是墙,墙,墙。我想,猜猜今天是什么日子?这是另一堵墙。」在她中断休假只为了去一家赌场完美的橙色墙壁前照张相之后,她觉得自己受够了。

她开始改变 Instagram 的传统审美,开始尝试无人机摄影和更有创意的方式。她说,对她的观众来说,墙上的照片已经变得很无聊了,他们更感兴趣的是有趣的 Instagram 故事,而不是平面照片。

Instagram 的视觉美学是如何覆灭的

去年,公关咨询公司 Ruby Media Group 的董事长 Kristen Ruby 下了血本,在 Instagram 博物馆前随人群一起排起长队,但现在她觉得这非常不值得。

如今和许多用户一样,她不再过多考虑自己在 Instagram 故事上的动态和帖子。她说:「你不需要考虑彩色的墙壁、滤镜,或者背景中的人,就能拍出完美的糖果乌托邦照片。」

随着 Instagram 理想形象的转变,各大品牌一如既往地急切地想要抓住下一波潮流。Nord 表示:「对于那些前卫品牌来说,他们不能再走过去的老路了,那种审美已经过时了。」

科恩指出,Glossier 就是一个以更现代的方式使用 Instagram 的品牌案例。这家美容品牌分享了一系列表情包、自然的特写镜头,最近还分享了一段关于树懒的可爱视频。

最后,Eaton 总结道:「人们只是在寻找与他们相关的东西。粉色的墙和牛油果吐司不再能让人们驻足了。」

原作者:TAYLOR LORENZ

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uisdc.com/commercial-design-and-service-design

– End –

你也许还想看

金山内部资料!超实用的视觉设计文档整理规范

17种设计字体的创意方法

2018设计师的未来指南|干货分享

Eagle如何实现资料云同步 |软件技巧

如何一键将PSD转换成Sketch源文件|Sketch技能分享

Instagram 的视觉美学是如何覆灭的

波普先生官网:www.mrpop.cn

在看」的你,又变好看了 ▽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波普先生):Instagram 的视觉美学是如何覆灭的